过去

每个人都有过去。
有些人的过去 却是一辈子的梦魇。

如果说,不经一事不长一智
为了得到智慧,或许有些人只能选择一辈子带着经历
在午夜梦回时重复的感受着智慧的代价。

Advertisements

The Rainbow Bridge Poem

Just this side of heaven is a place called Rainbow Bridge.
When an animal dies that has been especially close to someone here, that pet goes to Rainbow Bridge.
There are meadows and hills for all of our special friends so they can run and play together.
There is plenty of food, water and sunshine, and our friends are warm and comfortable.
All the animals who had been ill and old are restored to health and vigor;
those who were hurt or maimed are made whole and strong again,
just as we remember them in our dreams of days and times gone by.
The animals are happy and content, except for one small thing; they each miss someone very special to them, who had to be left behind.
They all run and play together, but the day comes when one suddenly stops and looks into the distance.
His bright eyes are intent; His eager body quivers.
Suddenly he begins to run from the group, flying over the green grass, his legs carrying him faster and faster.
You have been spotted,
and when you and your special friend finally meet,
you cling together in joyous reunion, never to be parted again.
The happy kisses rain upon your face; your hands again caress the beloved head,
and you look once more into the trusting eyes of your pet, so long gone from your life but never absent from your heart.

Then you cross Rainbow Bridge together….
~ Author unknown ~

逆鳞

古典记载,每条巨龙的脖子下都有一块白色的月牙形鳞片倒向生长,俗称逆鳞。

再驯服的龙,再凶猛的主人,只要逆鳞一被触碰,必死无疑。

我相信,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逆鳞。

小小的谎言,笑。

句句的侮辱,哑。

点点的挑衅,忍。

多多的需索,叹。

好像试探游戏般,多一点,再多一点。

终究,总会批到逆鳞。

一切后果,必须自负。

夫龙之为虫也,可犹狎而骑也。然其喉下有逆鳞径尺,人有婴之,则必杀人。

血里不一

受伤,不恐怖

结痂,不恐怖

最恐怖的,或许是
伤口的表层假象复合
伤口里面的肉却血黏黏的愈合
忽然大力一扯
于是
从表层, 到内里
彻彻底底血淋淋的被撕开

那种疼痛
或许就像人家一刀砍进你的背后
却不要一刀拔起
而是慢慢 上下上下拉锯着
从血肉的最深处
倒退冰冷的武器,却还是无法倒退伤痛

那种疼痛
也或许就像你剪指甲
把多余的部分剪掉了
却还是在继续剪
从上往下,从边缘慢慢剪
越剪越深入,
剔除了指甲,剪入了手指肉
即使血在泊泊地流,
越来越少的指甲也无法保护形成血洼的里层
直到
把指甲都剪掉为止。

或许
真的很疼。

———————————————————————

女生,

既然可以装可爱

既然可以装无辜

既然可以装天真

既然可以装漂亮

既然可以装无知

既然可以装大胸

既然还可以装高潮

那么

女生绝对可以装坚强。

坚强女生的泪水

就像一个月一次的大姨妈

即使来的再澎湃再汹涌

总是在被别人看到前就被完全吸收了

你看过吗?

没有了。

如何才能学会忘记?

“如何才能学会忘记?”

不只一次了,有人那样问我。
如果明知坚持不会有结果,那么如何学会放弃 如何学会忘记?

很久很久以前
我也那样问自己。
怎样忘记,才能真正忘记?
忘记不该存在的一切,忘记自己的愚蠢,忘记那个让自己心伤的过去。

传说中有一种汤,
喝下去了,什么都会忘记了,过去的人,过去的事,过去的情,过去的伤,
或许,
喝下去了,连自己都忘记了。
这种汤,叫做孟婆汤。

有人说,有种幸福,
就是叫 忘记
可以把不想记得的丢掉,把开心的牢牢记着
那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这种汤,离现实很遥远。
而这种幸福,离我们一样遥远。

最好的忘记方法,或许就是不要逼自己忘记。
不然,
每天催眠着自己一定要忘记,一定要忘记,
那你每天都会记得自己所要忘记的东西。
即使过了一个世纪,即使你不断提醒自己要忘记,
你的提醒却间接让你的伤心越来越清晰。

不要忘记好了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管他过了多久,管他眼泪流了几升
即使别人说自己任性,自己还是照过。

可能几天,
可能几个星期,
可能几个月,
甚至可能几年,
就在那么一天,忽然不再哭了
或许心已经麻了,
或许记忆已经不在了,
或许眼泪已经干了,
或许
一个更好的出现了
让你不得不忘记那个旧的,来迎接更美好的

不要执著问自己
什么时候才会放下
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忘记
等有一天
你一定会忘记
自己曾经问过这些愚蠢的问题。
只是或许在某一天,隐约的想起,
很久的很久,有一个叫自己心伤的人,曾经给自己欢乐,
而他的脸,却模糊得不再记起。

这些是我回答你的。
对你说过的,我绝对会守信用。
请相信我,你也一定会做到,因为我也曾经走过。

加油,没什么过不了的,
不要忘记,我们大家都在 ^^

牙齿狂想曲

看着深雪那充满描写的书,让正在咬着自己皮肉的我有更深一层的遐想。

与其让人啃噬,不如自己吃掉自己。
看着自己的手臂,那肉质,多松软。
用舌头轻舔柔滑的皮肤,原来,自己尝起来是那样的味道。甜甜的,有肉汁的香味。
张开嘴,幻想着美味的肉,咬下去。
牙齿要左右来回撕咬,慢慢的,接着,越来越快,
剩下一点点的皮连着肉。狠心一咬,
鲜甜的肉,就在自己的嘴里。嗯,真的,很好吃。
好吃得,就快忘了啃咬自己的痛楚。
不痛,不痛…
血水一直流下被啃咬出来的洞里,形成了小血洼。
用舌头,象狗一样的舔,不满足,
再大力的吮食,血水在我的齿间,留下少女的芳香。
第二口,选择在同一个血洞嚼食。
朝着方向,一直的啃咬,咀嚼,啃咬,咀嚼,直到血白色的骨头曝露在眼前。
于是,嘴巴移向旁边,开始了新的领域,重复的啃噬…

嗯,够了。
嘴巴移开,手臂留下浅浅的一道痕。
我没有残伤自己,
只是让自己的脑袋小小的过瘾。

心痛的mechanism

我相信,
一条线,牵着两颗心。
就这样,用针,
穿着白色的线,在我的心扎下去,转一个圈,
再扎,拿着针头,把针拉出来,
拉向你的心,
轻轻的插下去,慢慢的抽出来,转一个圈,
用牙齿,左右、左右的咬断了线。
不会忘记,帮你绑上蝴蝶结。
你看,
那条线,血红血红的,好象我们的血那么漂亮。
红得,带着氧气,让人兴奋。
所以,
你痛,我也感觉着痛。
线在心肉的同一个地方,来回抽动,揪着的。
好不容易,停息了一阵子,就快结痂了,
结果,一滴眼泪,让血重新活动。
活跃的血带着线,在同一个地方,来回快速抽动,
兴奋的,把痂给划破了。
所以,
你哭,我也痛。

这个,是心痛的mechan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