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傲

那天和某个朋友看戏
开场前放映着一个我很喜欢的Absolute Vodka 广告:
In An Absolute World, Currency will be replaced with acts of kindness

微笑着的时候,朋友忽然转过来告诉我,
“看一下这个广告,想想自己最后一次亲亲你的父母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我愣了一愣,缓缓的看着他说,
“…………上个星期……”

然后就换他傻了一下。

———————————————————————————————-

赖爸爸和赖妈妈其实是很传统的中国父母。
所谓的传统,就是把爱藏在心里,然后用物质表达自己的爱。

这样的相处方式,其实很不健康,也很不喜欢。
尤其是在青少年的叛逆时期,这种方式,
除了吵架吵架和吵架,也并没有带一些更有意义的东西给我们。

于是,用了好长时间,
慢慢的慢慢的改变
也因为自己离开家乡念书工作的关系
每一次的分离,都显得格外的伤心。

先从紧紧的拥抱开始,再轻轻的在脸颊上亲亲,
先从开玩笑的语气开始说想我,再轻轻的在耳边说爱你

一次,两次,多几次
就会变成
分离没有拥抱和亲亲,那就不是我们的分离。

———————————————————————————————-

身边有某些朋友对待父母的态度比对待路人甲还要陌生
即使多么的关心,出口还是伤害人的言语
转头来说羡慕我妒嫉我
一会儿又对自己的关系放弃
“我的父母很麻烦”
“这样很肉麻”

于是,开始到我不明白。

当我们可以对一个陌生的异性拥抱
当我们可以对认识不久的另外一半说声我爱你
当我们可以亲亲自己的伴侣而不觉得肉麻
当我们可以想尽办法追求另外一个别人家的孩子而不觉得麻烦

那为什么
当我们要对养了我们几十年的父母
觉得尴尬麻烦
感到肉麻多余

当你不曾尝试
你怎么知道原来你的父母并不是不会紧紧抱着你
而只是担心你接受不到他们的热情?

不要让自己后悔。

每一次的分离或许是最后一次的相聚,
而每一次的相聚也只是为了准备多一次的分离。

当你愿意走进很多步,即使再含蓄的父母也会愿意往前踩一步,
就像以前他们如何把你抱在怀里好好疼惜。

至少我可以很骄傲的说,
我常抱他们,我常亲他们,我常常大声地说我想他们。

Sweet bye and bye

一个停电的日子,我重新找回了我的好朋友,一个被我抛弃好几年的好朋友,John Brinsmead,这个从英国过来的朋友。
也忘了这个好朋友在我家多久了。好像比我老,也比我久。

好多年了,技巧都完全还给我的仙女老师了……
没有技巧,没有感情,没有生命,
感受到的,只有一堆堆的杂音

满手的灰尘 (晕~ 还真的太久没有人理这个朋友了)

*******************************************

夏日过后就是离别天
这个夏天走了
好几个朋友也跟着一起走了
去南边
去北边
去左边
去右边
总之就是不在我身边

我拿出了发黄的琴谱,弹奏了最爱的一首歌,Walter C. Stier 作的《甜蜜的变奏曲》,
Sweet Bye and Bye: variation
一首很绮丽眷恋的曲
纪念我们的曾经
欢送你们的将来

Sweet bye and bye….
离愁 离愁
感觉,
还真的很愁

或许这首也是自己给自己的离别曲
纪念美好的假期
准备恢复颠倒的过去

呼~
才回家的我
又要离开温暖的家了

Sweet bye and bye, my home sweet home.

有兴趣的不妨听一听原谱的曲吧。因为是用software来演奏的,所以还真的没什么感情。
不过这首曲子找了我好久好久。
可能小walter真的不太出名的说(汗~)

Sweet Bye and Bye by Walter C. Stier

爱的教育-第六章

我有一个一年级的学生,长得真的很好看。
是个小男生。
长得很帅,真的很帅。
白白的,脸蛋红红的,眼睛大大的,嘴巴啾啾的,鼻子挺挺的,
是个安静却好动的班长。
我第一天进课室就被他吸引了。
哎呀呀呀不得了,这个男生长大该有几罗里的女生在后面追随他?!
更可爱的,
矮矮的(一年级才嘛…),
短校裤穿低低的,露出高高的boxer,
还有,是白底红点呢。
想想就已经流口水了……呵呵。

今天我进每一班都有宣布我将离开的消息。
一年级学生我没奢望有什么反应。
小孩子嘛,接受力很快的。
当我进三年级时,
我竟然从同学群中听到,
“耶!!!张老师要回来了~~~很棒哦~”
害我的心一下子掉去谷底…
幸好,还有听到同学说,
“老师,你要去哪里??为什么不要留在我们的学校?”
呵呵,还好我还是被在乎的
(妄想着…)

当我在五年级的班上宣布时,
同学们很一致的喊说,
“不要啦~~~”
“老师不要走~~”
“为什么老师不要留在我们的学校?”
“我们去跟校长抗议,叫他给老师继续留下来教我们!!”
“老师我们会想念你的!”
“老师不要骗我们啦~”
呵呵呵,
我觉得我的脸部肌肉应该是在笑着的。
真不枉我最疼这班小瓜。

我有多疼呢?
我用了最多的心机来准备他们的功课。
我让他们在我的课时自由行动,只要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
所以可以看到,
赖老师的国语课时,
地上坐着几个人,
老师桌子围着几个人,
一张同学的椅子挤三个人,
黑板下面的凳子也坐着人,
这个,
就是我可爱的学生可爱的班。

老实说,
我开始融入老师的生活了。呵呵。

新闻

曾经,在台湾的新闻社会版出现了那么一个新闻引用:

人 强 暴 鹅

警察带回一位衣衫褴褛的男子。解开衣服检查,发现下体沾满鹅毛和鹅血。
根据男子的说法,
他并没有强暴鹅,而是
消费者付费取得服务。
他付给鹅 70元新台币。

根据金赛博士在1948年的调查,美国白人和动物有过性行为的比率高达8%。

难道,和动物发生关系,真的那么爽?
会不会,在和鹅进行完“交易”后
再把鹅,剖开,吃了?
真的很好奇那样的感觉
感觉就象,
把自己给吃下肚子了。

可是,学着江汉生博士说的,
如果强暴犯们我们都丢一群鹅给他们,学着自己满足,
或者社会问题就会减少了
(当然,必须忽视 保护动物协会 的抗议…)

仙女老师与我

想念…想念…
想念以前的以前。

回了一个贴,说着钢琴的故事,说着说着,我的回忆来了。

从小,就觉得坐在钢琴前面的女孩很优雅,很漂亮。于是,小小的我就喜欢钢琴。
父母觉得,会音乐的小孩学不坏,所以,理所当然,我就学钢琴,全家4姐妹,全都一样。
幼稚园学过数个月,还记得,因为水豆,停了很久。结果,老师不见了。
上了小学,才再度拜师学艺。(靠,还真有水准的说话…)

第一次看到老师,长长的头发,白白的,很漂亮,象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操着好听的华文,独中生的调调。
仙女啊~我说。 (老姐说她第一次看到时还以为是女鬼…)
现在回想还觉得有陈慧珊的轮廓。美吧?!
可惜,童年的一场车祸,导致仙女老师的其中一只脚是义肢。
就这样,我的钢琴生涯开始了。
那一刻,我说我要做第二个贝多芬!

老师的学生们都是天才学生,好像,除了我。(其实是还有几个啦…)
每个学生坐在钢琴前面,就好象输入记忆的电脑,叮叮咚咚的弹出来了。
为什么是电脑?因为他们的音符,真的,没有错误。老师弹都没有那么厉害。整面谱的音符比我老妈炒面的豆芽还多,他们还是有本事,一个都不漏的弹出来。
厉害归厉害,我不喜欢。
我说,很难听。
哇咔咔~狂妄的小妮子。
要知道,仙女老师一天都得练习至少3个小时。我?是得空才练半个小时,当然,平常的我都不太得空。
死板的坐在前面练习,拜托,还真会闷死我。
所以,老师都快晕了。即使考试要到了,我还是依然故我。
这叫有性格?还是…………懒惰?

考一级跳一级,竟然,每关都顺利过了。恐怖吧?奇迹吧?
没有人相信。包括我。
记得有一次比较离谱的,是我那飘洋过海来的考官生病了,结果被另一个考官代替了。考完出来同门师姐焦急的问我怎样?我说一切安啦。
师姐快晕了。说,你还真定,那个考官是专门考专纸的(就是第8级过后的那种),出名难搞。你这样的水准,完蛋啦。
别吓我吧?我不想在第五级告老还乡…(我这么有性格,绝对不考第二次)
成绩从遥远的英国寄来了。
意料之中,大家肥得7788。
意料之外,我是那2233中的其中一个。可怕,我及格了。
仙女老师说,虽然我认音符的本领出名的差,可是,我胜在有感情。
弹出来的曲子,表达的感情和我一脸陶醉的表情可以唬到人。
哇咔咔咔~原来我是感情丰富的人。
于是,逐渐沉醉在“感情世界”。
有点过火了,最后,整篇曲子,带出澎湃的感情,却只有开头和结尾的音是正确的,中间完全面目全非。当然,我仙女老师的面目也全非。

乖乖恢复正常了。还记得另一次恐怖的,是我的第……忘了是7级还是6级,我的自选曲子的第一首(自选曲子有三首),还差1分就满分。第二首差3分……
吓死我了…
考官的耳朵留在英国忘了带来?
评语上鬼画符,只有仙女才解得了。
仙女说,考官欣赏我的情感表达。他说音符弹得准是死练的,感情是与生具来的。
所以,我是天才(这句是我加的)。结尾,考官还不忘说…音符还是注意点好。错误有点多。
哇咔咔咔~~我是天才,不管了。

古人说的好,骄傲的人有报应。
那时忘了什么原因。生病,还是考试?还是比赛?忘了…
于是,我被迫停了1~2个月的时间。
回来准备第8级时,一动手,我就懂,完蛋了。
我的感情,失踪了。
弹来弹去,就发觉自己的眼睛跟着音符跑,眼睛跑,手跑,脑就忘了跑。
最后,音符认不好,感情也不见掉。
绝望,失望,
我,决定,引退!!!
仙女老师觉得浪费,就这样放掉第8级。
我说,天才是接受不了自己的天赋在一夜之间消失的。我武功尽失,只好金盆洗手。
想想,仙女觉得也对。可能停一段时间,我会找回失去的感觉。

呵呵。
做不成第二个贝多芬了。
靠,天才我,才不要!

贝多芬,是聋的!!!!

爱的教育-第五章

星期五,好快又是一个礼拜的最后一个读书天。
今天是好忙好忙的一天,看看自己的时间表,
好象就得那么两节空课。

我的声音变得沙沙了,不知道为什么。
老实说,我并没有喊得很大声。
记得我才去报到时,每个老师的声音都很悦耳。
那时是才放完一个礼拜假期的第一个开学天。
结果,今天再去和老师们问安时,多数的声音和我的
倒也不相上下。
可能星期一去就再会听到悦耳的声音了……

每次别人问我为什么声音那么沙,我都推说
被学生欺负。
于是,有经验的老师们就说,
不须要在班上喊的,藤条一拿出来就安静了。
我说,
不要。
我实行,
爱 的 教 育。
呵呵,还自以为自己的背后在发光那样的伟大。
这时,aloha老师就跳出来说话了。
“想当年我才做老师时也想实行爱的教育…”
现在呢?
“去他们的大头鬼爱……没有藤条就不爱!!”
唉,那时我感叹,真是不坚持的老师。
我就不同了,我不打学生的~~

上面说过五年级的学生没交功课吧。
于是今天我忽然想起,就随口问问。
真的随口问问,因为我完全不记得谁人没交。
我问,
“谁人没有交功课的,答应说今天一定会交上来的?”
原本我以为没有人应我的,结果
此地无银三百两出来了。
“老师,我没有讲我*一定*会明天交哦~”
什 么?!!
谁人的口气那么大?
我走过去,瞪着那个学生。
我问,“你的作业簿呢?我正在讨论,你为什么没有拿出来?”
“我没有带。”
算了,反正我不会处罚没带书本的学生。
我再问,“你的功课簿子呢?做了没有交了没有?”
“没有。”
哇~~很理直气壮哦。
“为什么没交?”
“不懂簿子去哪里了。”
什么?这样也是一种借口啊~

“为什么不懂自己的簿子在哪里?”
他给我耸耸肩,两只手作出*不晓得*的手势
眼神到处飘,都不看我。
“为 什 么 不 晓 得??!!!!”我用我仅有的声音咆哮。
“我去年四年级的簿子后面有些空面,我的妈咪拿去把空面撕出来,可能我的簿子被她拿去撕了。”
哇老…这样的借口也可以?!妈咪都跑出来了。
“你吃到这么大了,连自己的簿子也不懂在哪里吗?我一年级的学生都没有试过不见簿子,你五年级了还要妈咪帮你看管你的簿子?!………**再度删除100个字**”
他的眼神一直都没对上我的,到处溜啊溜。
我问他,“你簿子不见了,就用新的簿子,好不好?”
他又耸耸肩,给我一个不在乎的手势。
“听清楚,现在我是叫你用新簿子,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你有没有新簿子?用新簿子!”
“没有。”他敢敢答我。
王八蛋………
“没有就去买!你11岁人了还要老师教你这么简单的东西啊?!把功课做好下个星期一交给我!”
我生气了。旁边的同学也看不过眼一直在旁边叫他乖乖做功课了。
我看着他。
他看着我,又耸耸肩,平摊双手,然后对我说,
“看先啦,如果我找到簿子就做啦。”
“没 有 簿 子 就 买 新 的!!!!总之下个星期一我要看到簿子在我的桌子上!!!”

去他妈的……星期一没有簿子他就乖乖等着吃藤条!
烂鬼爱的教育,不管了!

爱的教育-第四章

以前做学生的时候,总觉得老师的世界很神秘。
现在才懂,原来老师和学生没有两样的。

今天校长召开临时校务会议,原本以为临教不须要去的,
可是,
还是被隔壁的黄老师叫着去了。
这时,你就会看到很多老师带着一叠叠的簿子一起去开会。
还有,
另外一些用来做掩饰的东西,例如厚厚的书本,或一张大张白纸。
进去会议室,就会看到,
老师们尽量选角落的地方坐着,
然后,掩饰着自己,努力的在改作业。
还有一些老师,
讲话讲话讲话讲话,和班上顽皮的学生没有两样。
当校长要选家教协会老师的理事名单时,
所有的老师都推推推~
好象学生不想回答问题那样。
有的用纸张遮着脸,有的甚至把身子滑下去和桌子平起平坐。
在这个时候,
Aloha老师进来了。
迟到没关系,还穿着红红的衣服~~
于是,红红的他就红红的当选了。
可怜…

其实老师在办公室很八卦的
当然,未必全部的老师都是那么样的。
和我一起的两个临教朋友,平常都好象很得空那样。
偏偏,我常常看起来很忙。
呵呵,
就忙着聊天打屁。
坐我隔壁的黄老师很可爱的,35岁了我还以为她20尾呢。
还有Aloha老师,
为什么叫Aloha呢?因为这个老师是才出来的老师,很年轻的,教了大概第二年而已。
而这个老师爱去Aloha,一个跳舞喝酒的地方。
呵呵,这边的年轻人很少去那种地方的,因为节奏比较慢。
其实一天的时间,不太难过~呵呵

其实可以常看到,老师们的屁股黏在椅子不到一下子,
就捧着一堆书本踏踏踏踏出门去了
敲钟回来,再换过手上的书,踏踏踏踏的又出门了。
一天坐着的时间很少,走路和站着的时间超多的,
所以说,
我的
罗 卜 腿
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