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ladies..

Ruru sent me an email earlier. It is darn hilarious… well, i mean, from a lady’s perspective.
Hey guys, no offence, i’m sharing it out for some laughter 😉

A couple is lying in bed. The man says, ‘I am going to make you the happiest woman in the world…’
The woman replies, ‘I’ll miss you…… ‘.

———————————————–

Dear Lord,
I pray for Wisdom to understand my man; Love to forgive him;and Patience for his moods.
Because, Lord, if I pray for Strength, I’ll beat him to death.

AMEN

———————————————–

Q: What do you call an intelligent, good looking, sensitive man?
A: A rumor

———————————————–

Q: Why do little boys whine?
A: They are practicing to be men.

———————————————–

Q: What do you call a handcuffed man?
A: Trustworthy. .

———————————————–

Q: Why do men whistle when they are sitting on the toilet?
A: It helps them remember which end to wipe..

———————————————–

Q: How do you keep your husband from reading your e-mail?
A: Rename the email folder ‘Instruction Manuals’

———————————————–

While creating husbands, God promised women that good and ideal husbands would be found in all corners of the world………
…….then He made the earth round.

Advertisements

逆鳞

古典记载,每条巨龙的脖子下都有一块白色的月牙形鳞片倒向生长,俗称逆鳞。

再驯服的龙,再凶猛的主人,只要逆鳞一被触碰,必死无疑。

我相信,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的逆鳞。

小小的谎言,笑。

句句的侮辱,哑。

点点的挑衅,忍。

多多的需索,叹。

好像试探游戏般,多一点,再多一点。

终究,总会批到逆鳞。

一切后果,必须自负。

夫龙之为虫也,可犹狎而骑也。然其喉下有逆鳞径尺,人有婴之,则必杀人。

这条路

我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走着

却发觉

漫漫长的认知
 
也可以是一种让人委靡的过程

和无奈的前进

在纸的两头画上两个点

看似遥远
 
折一折

交接了

我把我的路折一折

却遥遥没有尽头

即使我们曾经错过

并不代表未来可以有结果

如果我们承诺

或许等待我们的只是错过  

  
   
 
 

忽然好想跳舞

忽然好想跳舞

学着电影 把浪漫灌溉在跳舞的氛围里
跟随着音乐    看着自己面前的人
慢慢沉醉在俩人慢步里

忽然好想跳舞

让自己随着节奏舞着步伐
转转转    像音乐盒上的芭蕾舞者
即使没有天鹅湖    还是为着面前的人
舞动最绚丽的旋转

忽然好想跳舞

身边的影音人声渐行渐远
模糊的背景    却异常清晰的焦点
就是这个中心点
整个世界只剩下我和你
那刻的你    帅得让我不敢呼吸
温柔的表情    让我迷惘像梦般的情景

忽然好想再跳舞

把这次跳成一场永不停止的舞

我把自己挤出了舞池
却还奢望被迎回中心
这场舞,
即使跳干了泪水    跳平了起落
却也无法完成骄傲的谢幕

只是单纯回想跳舞……

血里不一

受伤,不恐怖

结痂,不恐怖

最恐怖的,或许是
伤口的表层假象复合
伤口里面的肉却血黏黏的愈合
忽然大力一扯
于是
从表层, 到内里
彻彻底底血淋淋的被撕开

那种疼痛
或许就像人家一刀砍进你的背后
却不要一刀拔起
而是慢慢 上下上下拉锯着
从血肉的最深处
倒退冰冷的武器,却还是无法倒退伤痛

那种疼痛
也或许就像你剪指甲
把多余的部分剪掉了
却还是在继续剪
从上往下,从边缘慢慢剪
越剪越深入,
剔除了指甲,剪入了手指肉
即使血在泊泊地流,
越来越少的指甲也无法保护形成血洼的里层
直到
把指甲都剪掉为止。

或许
真的很疼。

———————————————————————

女生,

既然可以装可爱

既然可以装无辜

既然可以装天真

既然可以装漂亮

既然可以装无知

既然可以装大胸

既然还可以装高潮

那么

女生绝对可以装坚强。

坚强女生的泪水

就像一个月一次的大姨妈

即使来的再澎湃再汹涌

总是在被别人看到前就被完全吸收了

你看过吗?

没有了。

骄傲

那天和某个朋友看戏
开场前放映着一个我很喜欢的Absolute Vodka 广告:
In An Absolute World, Currency will be replaced with acts of kindness

微笑着的时候,朋友忽然转过来告诉我,
“看一下这个广告,想想自己最后一次亲亲你的父母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我愣了一愣,缓缓的看着他说,
“…………上个星期……”

然后就换他傻了一下。

———————————————————————————————-

赖爸爸和赖妈妈其实是很传统的中国父母。
所谓的传统,就是把爱藏在心里,然后用物质表达自己的爱。

这样的相处方式,其实很不健康,也很不喜欢。
尤其是在青少年的叛逆时期,这种方式,
除了吵架吵架和吵架,也并没有带一些更有意义的东西给我们。

于是,用了好长时间,
慢慢的慢慢的改变
也因为自己离开家乡念书工作的关系
每一次的分离,都显得格外的伤心。

先从紧紧的拥抱开始,再轻轻的在脸颊上亲亲,
先从开玩笑的语气开始说想我,再轻轻的在耳边说爱你

一次,两次,多几次
就会变成
分离没有拥抱和亲亲,那就不是我们的分离。

———————————————————————————————-

身边有某些朋友对待父母的态度比对待路人甲还要陌生
即使多么的关心,出口还是伤害人的言语
转头来说羡慕我妒嫉我
一会儿又对自己的关系放弃
“我的父母很麻烦”
“这样很肉麻”

于是,开始到我不明白。

当我们可以对一个陌生的异性拥抱
当我们可以对认识不久的另外一半说声我爱你
当我们可以亲亲自己的伴侣而不觉得肉麻
当我们可以想尽办法追求另外一个别人家的孩子而不觉得麻烦

那为什么
当我们要对养了我们几十年的父母
觉得尴尬麻烦
感到肉麻多余

当你不曾尝试
你怎么知道原来你的父母并不是不会紧紧抱着你
而只是担心你接受不到他们的热情?

不要让自己后悔。

每一次的分离或许是最后一次的相聚,
而每一次的相聚也只是为了准备多一次的分离。

当你愿意走进很多步,即使再含蓄的父母也会愿意往前踩一步,
就像以前他们如何把你抱在怀里好好疼惜。

至少我可以很骄傲的说,
我常抱他们,我常亲他们,我常常大声地说我想他们。

如何才能学会忘记?

“如何才能学会忘记?”

不只一次了,有人那样问我。
如果明知坚持不会有结果,那么如何学会放弃 如何学会忘记?

很久很久以前
我也那样问自己。
怎样忘记,才能真正忘记?
忘记不该存在的一切,忘记自己的愚蠢,忘记那个让自己心伤的过去。

传说中有一种汤,
喝下去了,什么都会忘记了,过去的人,过去的事,过去的情,过去的伤,
或许,
喝下去了,连自己都忘记了。
这种汤,叫做孟婆汤。

有人说,有种幸福,
就是叫 忘记
可以把不想记得的丢掉,把开心的牢牢记着
那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这种汤,离现实很遥远。
而这种幸福,离我们一样遥远。

最好的忘记方法,或许就是不要逼自己忘记。
不然,
每天催眠着自己一定要忘记,一定要忘记,
那你每天都会记得自己所要忘记的东西。
即使过了一个世纪,即使你不断提醒自己要忘记,
你的提醒却间接让你的伤心越来越清晰。

不要忘记好了
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管他过了多久,管他眼泪流了几升
即使别人说自己任性,自己还是照过。

可能几天,
可能几个星期,
可能几个月,
甚至可能几年,
就在那么一天,忽然不再哭了
或许心已经麻了,
或许记忆已经不在了,
或许眼泪已经干了,
或许
一个更好的出现了
让你不得不忘记那个旧的,来迎接更美好的

不要执著问自己
什么时候才会放下
什么时候才能真正忘记
等有一天
你一定会忘记
自己曾经问过这些愚蠢的问题。
只是或许在某一天,隐约的想起,
很久的很久,有一个叫自己心伤的人,曾经给自己欢乐,
而他的脸,却模糊得不再记起。

这些是我回答你的。
对你说过的,我绝对会守信用。
请相信我,你也一定会做到,因为我也曾经走过。

加油,没什么过不了的,
不要忘记,我们大家都在 ^^